<track id="djdblfv"></track>
  • <track id="djdblfv"></track>

        <track id="djdblfv"></track>

        1. 黄色视屏

          如何以“一觉醒来,我发现我被青梅竹马囚禁了”为开头写一本小说?

          番外

          有一个晚上。

          傅清和何圆难得罕见的一起坐在滑滑梯上等着家里的大人回来。

          月光太亮了,七月的蟋蟀入了家家户户的床下。

          何圆最近在看热血的动画。总是想做好汉。叽叽喳喳在傅清耳边说个不停。

          她的一张胖脸在月色下显得懵懂可爱,她转眼问傅清,“你长大想做什么?”

          傅清看着她摇了摇头,“不知道”

          何圆自说自话,“我长大要做好汉”

          她手舞足蹈的样子真有几分像漫画里的大好汉。

          傅清这样想。

          何圆看着傅清的脸,顿了顿弥补说道,“那你就做好汉的新娘吧”

          “做我的新娘”

          何圆做了一个奥特曼飞天的动作,激情壮志。

          傅清感受到了心脏处传来的激烈声响。他低下了头看着地面,只剩下睫毛一闪一闪。

          他低声道。

          “好”

          做你的新娘。

          后记(一)

          “现在插播一条消息,本市警察局刑警大队的何圆警官在追捕犯人时不幸遇害,现追封为烈士,按其生前请求,不葬入烈士陵园”

          几年后的春城还是那样祥和安静。

          无数的故事在这里产生,人们看着谈着也就过去了。

          何圆警校毕业当了警察,每天赶赴在案发明场。

          在2011年的冬天逝世于逃犯之手。

          葬于春城公墓。

          她对傅清的爱一辈子也没能圆上。

          后记(二)

          在04届学生高考的那一年,无数人都在为高年级学长傅清可惜为什么不加入高考,尽管这位学长有了更好的前途。

          傅清逝世在了那一年的冬季,逝世在了异国他乡的手术台上,他毕竟不是那荣幸的百分之五。

          他逝世在了何圆最爱好的初雪日。

          葬于春城公墓。

          他对何圆的爱一辈子都没能付清。

          (十一)【再一次梦到圆哥。】

          张涛今天要出席一场婚礼,他早早起来梳洗装扮。务必这次要给校花学妹留下好印象。

          傅清出国一年后回来了。费劲千辛万苦追回了何圆。求婚胜利后请了张超当伴郎,这让何圆很不满,她原来想让张涛当伴娘的。

          那一天求婚,是在冬至。

          春城没有下雪,也不会有初雪日。傅清在警察局外等着何圆下班。

          五点半一到,何圆裹着深蓝色的大衣走出来,小小的个子抖抖的,活像个老大爷。

          傅清有些紧张,他走上前去把何圆的手往兜里放,一边笑出白气,一边道:“今晚想吃什么?”

          何圆慢慢眨眨眼睛,手指扣了扣傅清的手心,看着他又羞又恼,大声笑:“吃你”

          傅清不理她,牵着她的手往外走,步子迈的大。何圆连忙哄人,语气带着点调侃笑意,“别气别气,想吃羊肉麻辣烫”

          昏黄的灯光往前延长,何圆感受着手指上传来的约束感,心中安宁。

          走着走着,傅清沉稳说道:“戴了我的东西就是我的人了”

          何圆摆脱他,将一只白生生的手在他面前晃晃,手指上的戒指存在感显明。

          她朗笑,声色有些春天的甜,“人证物证都在,我跑不了”

          何圆说着把手再次往傅清怀里塞,撅嘴喃喃嘟囔,“再说了,我可不想跑”

          傅清抓紧她的手,点头赞成,淡定的许诺,“你跑了,我也跑着去追你”

          两人就这样吵吵闹闹过着,日子到了春天。婚礼如约而至。

          何圆和傅清都不是铺张挥霍的人,两人的婚礼只请了些亲朋好友到场。

          他们没有证婚人,见证他们爱情的只有青春。

          何圆和傅清端正的站在台上。

          想到以前,何圆忽然就有些想哭,她微微红了眼,有些哽咽,嘴角带着笑,“傅清,我的新娘,你愿意做我的新郎吗?”

          傅清笑着擦干她的眼泪,自己的泪却流了出来,他慎重的点头,“愿意的,我的小好汉”

          台底下的张涛也很想哭,他抹着眼泪转头对校花说道,“太感人了,是不是?”

          张超哭的太丑,鼻涕眼泪一起流,校斑白了他一眼,看着台上般配的两人,也忍不住擦了擦眼睛。

          婚礼停止了。这一天,郊外的花都开了,白色的玫瑰漫山遍野。

          梦醒了,张涛茫然的坐起身,呆呆坐了半晌,他摸了摸脸颊,摸到了满脸泪水。

          该去扫墓了。

          后记(三)

          哎呀哎呀,大家都看到这里了,就来听唠唠叨叨的作者几句话吧。

          首先呢,我的文笔低劣,能得大家欢乐实在是感谢不尽。

          某一天,圆哥在梦中拿着写满了她名字的草稿纸问我你认不认识傅清。我说不认识。圆哥说,她一直在找他。好多人都说他逝世了,可是她不信。傅清连再见都没有对她说过,怎么可能逝世。他不是那样的人。然后圆哥就走了。

          我私心感到,圆哥确定在某个时光和傅清重逢了,不然为什么她没有再来问过我。

          圆哥一直是大姐大,她握着利剑,披荆斩棘去寻找她的王子。

          然后她找到了,王子提着圆哥爱吃的麻辣烫走在了惩恶扬善的公主旁边。

          我一直以为这世上会有宿命一般的爱情。

          但是青春常有遗憾,逝世亡更是常态。

          幻想和爱却长伴君身。

          谨以此文献给每一个灼热的你们。

          郑重声明: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 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 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 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 多谢。

          上一篇

          老公偷着用飞机杯(情趣用品)算出轨吗?

          下一篇

          有没有你一眼心动舍不得换的手机壁纸?

          相关文章阅读